仰韶文化博物馆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史研究 > 党史人物

一将搴旗 忠烈千秋 ——记新开岭战役牺牲的渑池籍烈士段然

发布时间:2021-02-20 点击量:1540 来源:原创

段然(1920—1946),幼名石阁,曾用名段有信,193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历任八路军一二○师连指导员、东北民主联军4纵10师司令部作战科副科长等职,解放战争中于新开岭战役壮烈牺牲。

幼年好学 积极向上

段然祖居渑池县吴庄村(今属洪阳镇),1920年农历十一月十七日生于一户农民家庭。在段然幼年时,其父病逝,孤儿寡母,生计艰难。其母张氏就带了段然兄妹6人(1女5子,段然最幼)迁居新安县铁门镇,投奔段然的舅父张钫(字伯英,辛亥革命元老)为生。

段然自幼聪颖好学,性格刚直,好打抱不平。1937年夏天考入洛阳第八中学(今铁门学校,邻近千唐志斋)。铁门镇古称“阙门”,地处东西要冲,位于新安、渑池之间,东临函关,西连崤函,“百二关山严凤阙,五千道德跨龙门”(张钫撰)一联道出了铁门的形胜。抗战初期,铁门成了军事重镇,中共地下党在这里积极活动,抗日救亡运动也在这里蓬勃开展。在校期间,段然目睹政府腐败,国弱民穷,感受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加深。这一切都激发了他爱国抗日的民族豪气。于是段然在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同时,自觉接受了学校地下党组织的教育,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。1938年元旦和春节期间,他和进步师生一道在铁门街道宣传爱国抗日的道理,遭到了警察的干涉。段然又先后到洛阳、偃师、孟津、新安县等地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,教唱《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》《保卫黄河》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等革命歌曲,演出抗日话剧,开展募捐活动,以实际行动支援前线将士,唤起民众一起抗日。这些活动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和影响。

奔赴延安 转战四方

1938年8月,在洛阳八中地下党负责人吴芝圃(时任中共河南省委组织部长)介绍下,段然和在洛阳女中上学的表妹芮金叶(后改名史平,1922—2003,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副厂长)、李鹏、毛鹏、王子明等12名进步学生,秘密离开铁门,经洛阳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,奔赴延安。当时,段然的姐姐在姊妹中年龄最长,其女邓明生于1930年,与小舅舅段然年龄相差不太大,感情也最深。段然出走既然无法与母亲告别,就将自己一口放有纸笔等学习用品的藤条箱子交付给了邓明,并鼓励她好好学习,早日报效国家。随后段然便洒泪告别家乡,踏上革命征程。1938年10月,段然与芮金叶等到达延安,都编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。抗大的三八作风深深地影响了段然,为民族解放而英勇奋战的精神深深植根到了他年轻的心灵。当年12月,段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在抗大学习期满后,段然毅然奔赴抗日战场。被分配至八路军一二○师任连指导员,在晋东南、汾河一带与日军作战。由于他作战勇敢,指挥有方,屡胜日军,被提拔为师司令部作战科副科长。

挺进东北 解放先声

1945年8月,日军投降后,段然所在部队奉命挺进东北,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,接受日军投降。1946年2月,段然所在部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(1947年11月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),段然任4纵10师司令部作战科副科长,与国民党反动军队作战东北各地。1946年10月,东北国民党军8个师约10万人兵分三路向辽东解放区大举进犯,企图首先集中兵力消灭我南满部队,然后再图进攻北满,占领东北,叫嚣要将东北民主联军“逼上长白山啃树皮,挤进鸭绿江喝凉水”。从10月19日开始,段然所在的4纵在司令员胡奇才率领下,实施运动防御,正面示弱,且战且退,迟滞了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中路进攻。在完成掩护我辽东军区主力和后方机关从安东(今丹东)一带顺利转移至临江、通化等地之后,经过摩天岭战斗、赛马集拉锯战等战斗,付出了惨烈的代价。到10月30日,我4纵10师、11师、12师的8个团兵力集中,终于将敌军中路冒进的52军25师诱至一条东西走向袋形谷地,我军预定的战场——新开岭地区。段然所在的10师一昼夜行军130华里到达指定地点,对敌25师形成三面合围之势,胡奇才等首长相机制定了歼灭敌25师的计划,新开岭战役全面打响。

高地攻坚 壮烈牺牲

25师是蒋介石嫡系部队,美式半机械化装备,战斗力极强,以迂回穿插、长途奔袭见长,号称蒋军“千里驹”。开始以为新开岭一带是我军小股部队,恃强骄横,中路挺进,进入新开岭谷地,发现有我军4纵主力后,很快调整部署,收缩阵容,依仗404高地和老爷岭等有利地形与我军顽抗。10月31日10时,4纵发起了总攻。11师和12师侧后配合,段然所在10师在师长杜光华的率领下接受了正面攻击围歼新开岭之敌的任务。至11月1日,第11师攻占404高地,第12师攻占了571高地,于是攻打新开岭地区的制高点——老爷岭成了战役胜负的关键。此时,段然随部队从永陵赶来,长途急行军,翻山越岭,通宵未曾合眼。他不顾疲劳,单人匹马,跑前跑后,为部队传达命令。付出了比一般战士更为艰辛的劳动。11月1日他到达指定作战地点后,在下过雨的山顶上蹲了一宿。山区气候格外寒冷,身上既无棉衣又无雨具,全身淋湿,四肢麻木痉挛。但段然却一刻也没有离开作战联系的电话。11月2日凌晨,战斗仍在继续中。师部指挥所内,大家见段然最辛苦,就再三劝他休息,段然却说:“等胜利后再一起休息吧。蹦蹦跳跳就不冷了。”于是他马上在原地做了几次蹦跳。此时,敌25师凭借高地上当年日伪军修筑的一尺多厚的砖石结构坚固的大碉堡,加上装备精良,火力猛烈,拼命顽抗。我10师28团正面连日攻击,都被敌人火力压制,九攻九退,几乎打光,剩下战士仅300人。敌增援部队新22师距新开岭还有一天路程,空中还有国民党军的战斗机、运输机支援,碉堡前面我军战士的遗体遍布,敌人气焰十分嚣张,碉堡里火器呼呼叫着,压得人抬不起头来,鲜血、遗体,雪白、血红。泥泞的雨天,战斗呈胶着状。紧要关头,胡奇才等纵队首长赶到了10师的前线指挥所,和杜光华等一商量,决定破釜沉舟,由纵队炮团掩护,纵队预备队也投入战斗,在敌援军到达前拿下高地结束战斗。段然在3纵时当过胡奇才的警卫员和参谋,年轻有为,智勇双全,于是胡奇才决定由段然到前线传达战斗指令。段然接到命令,甩掉身上披的外衣,道了一声:“好!”就跑出指挥所,飞奔前沿阵地。至早上7时末,受命前往督战的段然,带着杜光华师长的手枪,到达了前沿阵地,向副师长侯世奎和28团下达指令后,决定:主攻团团长、政委亲自带突击队,参谋长带尖刀排,炮火集中支援,再次冲锋。8时半左右,战斗打响,段然见到战友们伤亡重大,热血沸腾,没有返回指挥所,主动参战。他手举短枪,高呼:“同志们,冲啊”!像矫健的雄鹰,身先士卒带头冲锋。霎时,炮火连天,地动山摇,我军气势如虹,杀声震天。伤亡惨重的部队像潮水一般重新振作起来,踏着被鲜血染红的泥土和血水,无所畏惧的再次扑向老爷岭主峰,攻克了敌碉堡,与敌人展开白刃战,红旗终于插上了老爷岭高地。敌人惊慌失措,纷纷溃逃,在黄家堡子河套内乱作一团,我军乘胜追击,迅猛攻占了新开岭地区各个阵地,全歼敌25师。这次战役,除毙伤敌团长以下1190余名官兵外,敌师长李正谊、副师长段培德、黄建堂以下8000余名被俘,并缴获了大量枪支、弹药、火炮等武器和大批物资。4纵付出近2000人伤亡的代价开创了解放战争中以运动战歼灭敌人一个整师的先例,为解放东北三省创造了先决条件。新开岭围歼战取得全胜,但年仅26岁的段然却壮烈牺牲在了阵地上。师长杜光华跑上老爷岭,抱着段然的遗体放声痛哭。杜光华回忆说:当时所有看到段然勇敢冲锋的场面的战士,都说“不知那个干部叫什么?真是个英雄!”1990年,胡奇才将军重返新开岭战场,抚摸着弹痕累累的石壁,追忆当年,讲到段然英勇牺牲时依然泪如雨下。2016年拍摄的电影《胡奇才决战新开岭》,塑造了段然烈士的英雄形象。

革命烈士 殁后荣光

新开岭战役胜利后,师部召开了隆重的烈士追悼大会。经东北人民自治军4纵批准,授予段然革命烈士称号,并追记一等功。将段然和同时牺牲的28团参谋长李书轩,安葬在新开岭战场。

但段然烈士的家乡渑池并不知晓此事。1949年3月的一天凌晨,邓明受小舅影响,携带了段然交给他的藤条箱,也悄然离家,参加了革命。她心底想着,总有一天,能遇到段然。但直到2003年去世,也未能见到段然,这成为邓明一生的遗憾。

1979年,据史平等几名战友回忆,推断段然生前是八路军左权将军直属队总部的教导员,于1942年牺牲在山西左权县城附近。随后,几名战友联名作证,由河南省革命委员会为家属出具了“因战因公牺牲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”,上面写道:“段有信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,他的英勇事迹永垂不朽!”段然亲属一直想前往左权县拜祭,却苦无线索。

1985年渑池县开展县志编纂时,经过与民政等部门联合,多方查证,终于得知段然牺牲于新开岭战役。在县志中为段然烈士作了传记,在县烈士陵园为烈士立了纪念墓碑。2015年7月,邓明之子高锦带着烈士当年用的藤木箱子和几瓶杜康酒,赶到辽宁省凤城市新开岭烈士陵园,代表烈士亲属和家乡人,完成对段然烈士迟到69年的祭奠,将老爷岭一抔黄土带回渑池,让烈士魂归故里。2016年、2017年,段然的侄子们分两批前往新开岭祭扫。烈士忠魂,喜见祖国昌盛、后辈成材,当含笑九泉了。

参考资料:《渑池县志》《新开岭战役纪念文集》《渑池文史资料》和烈士亲属回忆。

撰稿:杜建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