仰韶文化博物馆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史研究 > 党史人物

赵 进

发布时间:2008-08-28 点击量:7994 来源:原创

 

 

赵进。原名赵翠荣,女,生于1918616日,汉族,河南省渑池县仁村乡槐圪塔村人,1937年开始参加抗日救国运动,1938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仁村学校党支部组织委员、中学教师,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教育处科员。1949年,全国解放后,调广西柳州专区任干部学校教育主任、土改委员会副秘书长、柳州市公安局秘书室主任、政治处主任、人民检察署检察长、市委常委、宣传部副部长、部长等职。196143日因病医治无效,在柳州病逝。

出身官僚地主家庭

1918616,赵进出生在渑池县仁村乡槐圪塔村一个逐渐衰败的官僚地主家庭。祖辈不但在仁村拥有很多土地、房产,而且在北京、开封等地还经营多处药店、茶店和旅馆等。后随着帝国主义入侵和军阀的连年混战,这个封建家族日益破败。

赵进的父亲赵鉴初,年轻时是个花花公子,娶了两个老婆,不知用功读书也不管家务。祖父去世后,他才浪子回头,开始料理祖业,但他不问政治,受封建礼教影响很深。赵进的母亲出身地主家庭,生性善良懦弱,生下了赵进和弟弟两个孩子,却很少与孩子们在一起生活。赵进的庶母是个城市贫民家庭出身的女子,知礼明义为人厚道,给赵进留下很深的影响。赵进自幼受到封建家庭教育,八岁后就随父赵鉴初和庶母在北京读私立小学和高小,读书期间她接受的是传统教育,灌输给她的大都是只有读书才能独立作人,出人头地的思想。父亲对她严格管教,要她一定读大学留洋将来光宗耀祖。赵进很聪明也很用功,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学生,功课总是在优等以上,她博得父亲和老师的宠爱。赵进的弟弟五岁时,也被接到北京由庶母照顾,留下母亲一人在家很是孤单。
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赵进随父到开封读私立初中和高中。她在保持功课优等以上的同时,开始接触进步书籍,如巴金的《家》、曹禺的《雷雨》、矛盾的《子夜》等,教她语文、历史的教师思想比较进步,在讲课中时常揭露社会弊端,在赵进的心中埋下了对社会不满的种子。而此时赵进的母亲也因孤单寂寞而精神失常了。赵进13岁时,母亲就失踪了,家里人都说是丢人的事,没有人去找她。幼小的赵进心中很替母亲抱不平,但是悲痛只能暗藏在心里,由对社会的不满而产生了对这个封建家庭的憎恶。

走上革命道路

1935年,北京的“一二九”学生运动爆发,当运动波及河南时,拥有一腔爱国热情的赵进也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学生运动,要求南下请愿,要蒋介石抗日。请愿学生到了车站,南京政府却命令火车停开了,赵进和同学们在严寒的冬天,卧了七天七夜的铁轨。南京政府派人与学生讲和,假意接受了学生们的抗日要求。赵进和同学们接受了南京政府“读书救国”的劝解,回到学校继续上课。赵进的思想进步很快,1936年,赵进读高中时,老师经常在上课之余讲抗日救国道理,揭露政府消极抗日的罪行,让学生读进步书刊。当时赵进还参加了合唱团,通过演戏、出墙报等形式宣传抗日。

给赵进影响最大的就是在高中读书的表哥郭升允(中共党员,新安县人)。表哥借给她延安出版的《解放》等刊物,对她讲共产党的抗日主张,还介绍一些社会科学书籍给赵进看。在郭升允的影响下,赵进一步步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“七七”事迹后,学生们的抗日救国运动进入高潮,学校被迫停课。当赵进知道郭升允参加抗日救国工作后,她征得父亲的支持,与同学一起来到豫北的百泉,参加了国民党五十三军政治部的一个剧团从事抗日宣传工作。该剧团是以东北流亡学生为主的战地剧团,她们的主要活动是在距敌人二三十里的地方,给战士们和当地群众进行战地宣传。赵进的热情很高,不知疲倦的宣讲、演唱,鼓动人民团结起来抗日救国。她和留在开封的表哥通信,听取表哥对她工作的建议。后来军部开始限制她们的活动,剧组人员先后离开剧团,赵进也辗转开封,按照郭升允的安排于1938年初,回到了家乡渑池槐圪瘩村。

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,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笼罩着渑池,中共党组织一直没有恢复活动。19383月,为了恢复发展渑池县共产党的组织,以适应抗日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,中共新安县委接受洛宁中心县委的指示,派遣中共党员刘书景(赵进的表姑)以躲避日寇飞机轰炸为名,来到渑池县仁村槐圪瘩村,利用和赵进父亲赵鉴初的亲戚关系,被举荐到设在仁村的县立第三完全小学教书,当时赵进和新安县来的郭勇(女,又名郭缇荣、赵进的表妹)也同时到该校任教。

赵进和郭勇都曾经受过革命思想影响,刘书景和她们很快走在一起,对她们进行抗日救国的思想教育,介绍她们阅读革命书刊,讲述国家的时局和任务,激励她们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。在刘书景的教育培养下,赵进、郭勇思想进步很快。5月,由刘书景、郭升允介绍,经中共新安县委批准,赵进、郭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在该校建立了仁村学校党支部,受新安县委领导,刘书景担任支部书记,赵进任组织委员,郭勇任宣传委员。

仁村学校党支部建立后,积极开展活动,组织高年级学生唱爱国歌曲、张贴标语、出壁报、进行抗日救亡宣传。她们还介绍一些抗日、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给较大的学生阅读。由于仁村学校距新安县委有六十多里山路,交通联系很不方便,学校党支部不能按照上级指示定期开会研究工作,盲目性很大,对于党的各项方针政策贯彻的不及时,遇到一些问题不知怎么解决。1938年夏,学校放暑假期间,根据形势需要,中共新安县委将刘书景调回新安县石寺学校工作。赵进、郭勇积极要求组织上能批准到陕北学习。19389月,经组织同意,刘书景介绍,赵进、郭勇到陕北公学看花宫分校45队学习,仁村学校党支部就此停止了活动。

 抗大学习

19389月,赵进同表妹郭勇假借到西安升学的名誉骗得了家庭的支持和路费,来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,与一些同志一起长途跋涉到看花宫陕北公学分校45队学习。由于赵进努力肯学,文化和理论水平提高很快,三个月后就从普通队结业升入高级队4队学习郭勇因年龄小,45队结业后被调到延安通讯学校学习,从此与赵进失去了联系。进入45队后,赵进表现出色,被安排到支部工作,在支部工作中结识了他以后的爱人周彤同志,由于志同道合他们成了好朋友。一个多月后,学校调赵进到陕北公学图书馆任主任。在图书馆工作中,她读了大量的革命书籍,为她后来的成长奠定了较好的基础。1938年冬天,赵进随陕北公学到延安与鲁迅艺术学校、工人学校等合并为华北人民联合大学,与抗大组成第五纵队,由罗瑞卿等同志带领到晋察冀边区的敌后进行学习。赵进先后在联大教育处、政治处、研究室等处工作。1942年,抗大毕业,赵进被派到地方工作,先后在易县、涞水县委作过宣传干事,通讯干事等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赵进开始从事教育工作。先后任察哈尔宣化市立第一完全小学校长,察哈尔省立中学教导主任等职。

这一时期,是赵进思想认识和理论水平提高最快的一个阶段。她从一个破落的官僚地主家庭的娇小姐,彻底脱变成一个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。在正规的抗大学习中,她认真学习党的各项方针、政策,学习军事、社会科学等知识以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理论。她从蒙蒙胧胧的抗日爱国、不满社会的幼知思想领域上升到共产主义的世界观、人生观,从简单的解放、翻身而明白了党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共产主义。在实际的革命斗争中,她的阶级觉悟也得到了提高。刚进抗大,她因为从小家庭条件优越没吃过苦,吃不了饭,干不了重活,在周围同志们的影响和带动下,她摆脱了娇小姐的作风和同志们打成一片,自觉参加劳动锻炼自己,得到了抗大同学和老师的一致好评。

鞠躬尽瘁为党工作

1949年北京解放,赵进调入北京,任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教育处科员。冬天,到广西柳州作接管工作。后任柳州专区干部学校教育主任、柳州干部训练班副班主任、柳州专区土改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。1952年夏调柳州市公安局任秘书室主任、政治处主任、柳州市人民检查署检查长、中共柳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部长、市委常委等职务。

解放后,赵进从一个一般干部一步步走上党的领导岗位,但是她仍然保持着艰苦奋斗、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。1952年,赵进任柳州市人民检察署检察长时,她怀孕九个月,但仍坚持每天徒步往返30里下乡了解情况,搞调查研究;为帮助解决一个同志的思想问题,三番五次和他交谈,耐心教育,终于使那个同志积极工作,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她从不讲较个人得失,忘我工作,开创了柳州市检察工作的新局面,得到自治区检察署的通报表扬,还被评为为柳州市先进工作者。

赵进任柳州市委宣传部长时,不但经常作报告,还亲自作理论学习辅导,每一个报告,每一次学习辅导她都亲自动笔完成,不用秘书写材料。她的工作时间从来也不是以8小时计的,每天几乎都工作到深夜,经常通宵达旦。孩子们常见她在上班前合衣休息一会,就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。她深入基层,联系群众,经常到各学校和师生们交谈,解决师生们工作和生活方面的具体困难。她身为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爱人周彤又是市长,但是她平易近人,同志们在她面前毫不拘束,都愿意和她接近。

赵进的原则性非常强,每年考学的试题都要她审查。但在她女儿考中学的那年,她提出家里有孩子参加考试,主动回避了。她关心同志,反右扩大化时,宣传部一个同志错划为右派,她积极向组织申诉,提出不同意见。在赵进的爱人也被错打成反革命(1979年平反)的情况下,对丈夫受迫害之事,赵进是有自己的看法的,她一方面服从组织决定,通过正当的方式申诉自己的看法,另一方面做丈夫的思想工作,要他正确对待,在思想负担极重的情况下,她依然坚持正常工作,并派人去安慰单位那个错划为右派的同志。宣传部有的同志家庭负担重,她经常去看望、帮助解决问题,有一个同志去外地学习,生活有困难,赵进把自己的工资拿出一部分给这个同志,还说是组织上照顾的,直到赵进逝世后,这位同志才知道这钱是赵进自己出的。

赵进生活艰朴,严以律己,从不以权谋私搞特殊化。她夫妻二人都是高干,家里经济条件较好,但家里主要东西就是书柜、书籍,夫妻二人舍得花钱买书,对其他一切则从简。从没有在生活待遇上向市委提出过任何要求。她在患病赴北京就医前,一直和几个孩子们住在办公楼上一间1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,这里既是她的办公室,又是卧室,就医回来后才找了一间小房子给孩子们分居。她经常审查戏剧,但每次去看演出,从不要小车,总是步行来回。

赵进对其子女要求严格,不允许有任何特殊化和优越感。孩子们小时候不懂事,有一次对门卫不礼貌,赵进发现后,这个一向对孩子和颜悦色的妈妈发怒了,要求孩子们坐在桌边依次承认错误,并亲自领孩子们向门卫道歉,赵进和爱人周彤也亲自向门卫道歉。他们的以身作则,使孩子们从小养成了尊重他人、平等待人的好习惯。她和爱人周彤还从小教育孩子们不要靠父母,要学会自立。当时柳州市办有住读学校,学校离家很近,她家条件又好,可是赵进却让孩子们去住读,和同学们一起吃住,从来也不给零花钱,星期天才允许回家。因此,她的四个孩子读书时都知道发奋学习,在校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当他们的父母相继去世后,都能克服种种困难,先后考上大专院校。

积劳成疾

赵进在长期革命工作中,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,却从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积劳成疾。1959年初,就开始患一种叫做“侧索神经硬化”的重病,开始表现出双手无力抬起,吞咽不下食物的症状,但她不告诉任何人,毅然克服巨大的困难坚持工作。后来病情加重,连穿脱衣服都要靠子女帮助,她在工作时需要将手沿着桌边移到椅子上,才能慢慢坐下来。再后来就吞咽不下饭粒,每吃一顿饭就是把馒头用开水浸泡透了一点点地咽下去。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仍没有间断过一天工作。直到组织上再三上门动员才赴京住院治疗,但基本没有效果。赵进强烈要求不要浪费国家的财产,1960年底从北京回到柳州,终因病情严重,治疗无效,于196143日病逝于柳州,享年43岁。

赵进从一个官僚地主家庭走上革命道路,她的一生虽然很短暂,却是革命的一生,光辉的一生,从十多岁背叛家庭开始逐步成长为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,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,任劳任怨,默默地为党为人民工作,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,为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。自身却一无所求,她逝世后,留下四个孩子,却没有给党提任何要求。后家乡人到柳州调访赵进的时候,她所在宣传部的一位同志提起赵进泣不成声,他说:“赵进死后,每年清明节,我都去给她扫墓,以表示我对党的忠诚和对这位无私的好干部的怀念。”和她一起工作过的人都对她的理论水平、思想境界赞不绝口:赵部长是位好部长。一个“好”字可能概括不了一个人,可至少说明了她的光明磊落,她的无私无畏,她虽然早早离我们而去了,但她的精神却留在柳州人民心中,让故乡渑池的人民永远怀念。

主要参考资料:

1、赵进《自传》(1953年)。

2、赵进孩子(周小源)回忆资料(1985年)。

3、柳州市人大主任(原柳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)王少白回忆材料

     1985年)

4、柳州市委宣传部长莫咸斐访谈资料(1985年)。